高低不就 限高架“身高”咋定

2018年04月16日09:26

来源:大河网

  原本2.7米的限高架被锯断,新设置的4.3米限高架则几乎所有大货车都可通过。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丁丰林文吴国强摄影

  核心提示|在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武惠浮桥附近,有一条浮桥路,连接着江山路和武惠浮桥。浮桥路上原本有一处古荥镇政府设置的2.7米的限高架,在2017年初时,被人给锯断过一次,此后镇政府又重新立了一个,但在今年年初,又被人给锯断了。没有了限高架的限制,从武惠浮桥上驶来的重载货车川流不息,巨大的噪音让沿线村民无法安睡,刚修好没几年的江山路也变得“补丁摞补丁”。

  两次锯断限高架的,是武惠浮桥的管理方——武陟县武惠浮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浮桥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对此解释说,浮桥路本是浮桥公司修的,镇政府无权在路上设置限高架,更重要的是,限高架限制了大货车通行,影响了浮桥公司收取通行费。

  现场

  限高架两年被锯断两次,沿线村民睡不好觉

  黄河桥村位于郑州市惠济区的江山路北段,浮桥路就从这里岔出,向东北延伸到武惠浮桥。被锯断的限高架位于浮桥路距武惠浮桥约1公里处,原址上只剩下了被锯断的根部,限高架的主体被人扔进了武惠浮桥南侧的黄河里,只剩一个角露出水面。

  事实上,这已经是此处限高架第二次被锯断了。早在2017年4月份,大河报就接到过附近居民反映,称该处限高架被人锯断,大河报也对此进行了报道(详见本报2017年4月20日AⅢ·04版)。本报报道后不久,此处限高架即被镇政府恢复。然而没过多久,在今年年初又再一次被人锯断。

  “跟第一次差不多一样,都是正月初的时候,半夜里被锯断的。”附近的黄河桥村村民宋永祥介绍说,限高架被锯断,他们有明显的感受,“锯断之后,大货车就开始不停事儿了,晚上就别想再睡好觉了。”

  “声音响得很,尤其是深夜,轰隆隆的,根本就睡不沉。”村民王保花说,此前限高架还在的时候,大货车被限行,晚上能睡个踏实觉,现在她也不得不习惯在轰鸣的噪音中睡觉。

  事实上不只是黄河桥村,在黄河北岸的武陟县詹店乡何井村,因为通往武惠浮桥的唯一一条浮桥路就从村子中间通过,村民也深受大车过境之苦。“大车一过轰隆隆地响,人与人对面说话都听不清楚,而且带起来的灰也可大。”村民何小堂此前在接受大河报采访时,对过往的大货车就很有意见,特别是很多大车在通过村子时都不减速,让村民们格外担心小孩子的安全,“小孩子一个看不紧,跑到路上就有危险。”

  夜访

  货车轰鸣穿梭不停,江山路上“补丁摞补丁”

  4月9日傍晚6时许,记者专门去黄河桥村探访。在村边的江山路上,记者看到,江山路的东西两个半幅,路况有明显差别。东半幅的路面光洁平整,西半幅则是“补丁摞补丁”,长达数公里的路面上,修补的坑洼接连不断。

  “因为从浮桥过来的车都是重车,走江山路的西半幅进入郑州市区,几十上百吨的大车一辆接一辆,江山路才修好几年啊,就被轧坏成这样。走东半幅的都是返回的空车,所以东边的路况明显比西边好。”黄河桥村的村主任吕建民告诉记者,对于每天穿梭不停的大货车,村民们都是怨声载道,一是带来的扬尘污染,二是小孩上学有危险,第三就是巨大的噪声。

  当晚8点过后,黄河桥村附近已经显得格外安静,此时,从武惠浮桥上驶来的大货车,一辆接一辆呼啸而过,声音格外刺耳。特别是黄河桥村因为正处在浮桥路与江山路的分岔口处,从浮桥路上驶来的大货车,先减速左转弯,进入江山路后,再加速时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即便是在村民家中,也有强烈的感受。

  争议

  限高架2.7米影响公司收入,4.3米成“摆设”

  古荥镇政府:设置限高架是为保护环境两次都被浮桥公司拆除

  我国《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县级人民政府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或者乡级人民政府可以根据保护乡道、村道的需要,在乡道、村道的出入口设置必要的限高、限宽设施,但是不得影响消防和卫生急救等应急通行需要,不得向通行车辆收费。”

  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了解到,该处2.7米的限高架最初就是由古荥镇政府设立的。该镇市政环保所的工作人员解释说,之所以设立这个限高架,就是因为从浮桥上驶来的大货车过多,特别是有大量的拉沙车,带来了扬尘和抛撒问题,造成了当地生态和大气污染,出于环保考虑,镇政府设立了此处限高架,限制大货车由此通行。

  限高架到底是被谁给锯断了,又是为了什么呢?吕建民告诉记者,锯断限高架的,是武惠浮桥有限公司的人。“今年正月初四凌晨12点多,浮桥公司的人偷偷把限高架锯断了。”吕建民说,当晚村里有人发现后过去阻止,还和浮桥公司的人发生了冲突,派出所也介入了处理。

  记者就此联系了古荥镇政府,负责该镇道路管理的农办一名负责人解释说,锯断限高架的确实是浮桥公司,且对方持有惠济区交通局的文件,至于具体原因和文件内容,自己也不清楚。

  浮桥公司:浮桥路本是公司修建货车限行影响浮桥收入

  “修建浮桥我们投入了8000多万元,如果不让大货车通过,我们啥时候收回成本?”4月11日上午,武惠浮桥管理公司的法人代表范圣坤向记者证实,此前限高架两次被锯断,确实是浮桥公司所为,而且此举是有据可依的。

  范圣坤解释说,武惠浮桥修建于2007年,而浮桥南北两岸的浮桥路,也是他们公司修的,作为古荥镇政府来说,无权在他们修的路上设限高架。在2016年初,为了应对大气污染的严峻形势,浮桥公司同意配合镇政府的要求,在浮桥路上设立了限高架,但是限高架设置之后,从武惠浮桥上通行的大货车受限,浮桥公司的收入受到了很大影响,“减少了将近三分之二”。

  记者在浮桥入口处的公示牌上看到,浮桥公司对过桥的车辆每次收取10元到数百元不等的通行费,特别是重型半挂车,过桥一次的通行费达400元。

  范圣坤说,在限高架设立之后,他们曾多次向交通部门反映。2月9日,惠济区交通局给浮桥公司下发了《关于解决黄河浮桥限高杆问题的通知》,“根据这个文件,我们在拆除原来的限高架后,重新设置了一个4.3米的限高架。”范圣坤说。对此,黄河桥村的一名村民表示,“4.3米的限高架就跟摆设一样,几乎所有的大货车都能通过”。

  说法

  限高架高度存在争议,需协调多部门解决

  针对浮桥路上的限高架问题,记者于4月15日下午致电惠济区交通局,该局办公室一位崔女士介绍了相关情况。“如果是在乡道、村道上,我们有权设立限高架,但是这条浮桥路是浮桥公司自己修的路,不纳入我们的管理体系内,我们只能起一个指导作用。关于这个限高架的高度,也确实存在一定的争议。”崔女士说。

  “为了这个事儿,区政府和浮桥公司也多次沟通过。作为交通局来说,我们也希望设置成2.7米,以前交运委也发过函,要求设置成2.7米,但是2.7米这个高度,从现有的法律法规上查不到标准和依据,浮桥公司也不认可。现在浮桥公司依照交通部的《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和河南省的《黄河浮桥管理办法》,他们按照这两个法规上的依据,设置成了4.3米。”

  一方面是企业需要经营,另一方面是村民需要安宁,这样相左的诉求,又该怎样解决呢?崔女士表示,关于浮桥路上的限高架,区政府和市交运委此前就有过多次协调,“这个事情我们前期也可以去协调,但最终如何解决,还需要惠济区政府出面,协调乡镇政府、浮桥方面、交通和地方海事等多个部门来决定。”

编辑: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