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汽车后市场硝烟渐浓

2018年05月10日09:28

来源:大河网

  制图启天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祁驿

  近日,有消费者向本报反映,他们购买呱呱洗车卡后,已经无法联系其上门洗车。

  记者调查发现,包括郑州在内,全国的呱呱洗车大多进入停业状态。

  而且不光是呱呱洗车一家,曾经风光一时的汽车O2O行业,在2018年已经进入“大面积阵亡”的状态。

  而在线下,郑州的汽车后市场服务似乎风光正好。

  为什么汽车O2O企业纷纷倒闭?郑州的汽车后市场行业又将有什么新变化呢?

  现状:郑州已经无法使用呱呱洗车

  “我的呱呱洗车卡从去年11月份就不能用了。”郑州市民薛先生告诉记者,他充值办理了呱呱洗车的洗车卡,但是从去年11月份至今,不但无法联系到上门洗车,连公司电话都打不通了。

  薛先生告诉记者,从2016年开始,他就经常使用“呱呱洗车”APP洗车。去年11月份开始,他再想叫人洗车,却无法成功。“下单之后没有人接单,好不容易有人接单,却收不到验证码,无法正常使用,现在官网也上不去了。”

  5月8日,记者来到位于英协广场的呱呱洗车郑州分公司,发现这里早已搬空,大厦保安说,这家公司在春节前后就已经搬走。

  由于官网已经不能正常访问,记者打开呱呱洗车百度贴吧,发现大量用户发布的维权帖,范围涵盖北京、郑州、济南、成都、石家庄等地。

  根据贴吧的帖子,记者进入一个名为“呱呱洗车维权群”的微信群,群内的用户表示,他们充值到呱呱洗车的钱至今无法退还,也不知道该找谁负责。

  记者随后又以用户身份咨询了河南省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得到的信息是:该公司在2017年就已经向工商部门申请歇业,该工作人员表示,工商局没有权力强制“呱呱洗车”退款,只能把“呱呱洗车”列入黑名单。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律师望开源表示,呱呱洗车已经申请破产,按照规定,破产清算程序结束后,要先清偿完破产费用和公益债务后,消费者的洗车款才可能要回。“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消费者集体向法院提起诉讼,进行债权申报”。

  位于北京昌平区的一家呱呱洗车门店已关闭转让重新装修网络图片

  呱呱洗车的宣传图片网络图片

  原因|成本高服务差

  近段时间,多家上门洗车O2O公司宣布倒闭,赶集易洗车、e洗车、嘀嗒洗车、功夫洗车等上门洗车平台相继关闭上门业务,而汽车保养类O2O也大面积倒闭。

  洗车O2O,就是消费者通过APP或其他移动终端下单后,洗车店为消费者提供上门洗车服务。这是O2O模式线上用户到线下服务在洗车行业的新运用。

  对于传统洗车店来说,O2O上门洗车仿佛更受消费者喜爱,因为这大大节省了消费者的时间。但在车主们看来,O2O洗车的服务并没有那么好。“上门洗车是微水洗车,很少很少的水,洗得根本不够干净。”郑州车主孙晓磊说,他的车还曾被上门洗车的工人给伤过车漆,“我一问才知道,之前根本没洗过车。”自从有了一次糟糕的洗车经历后,孙先生就不再用O2O洗车了。

  运营成本也是项目难以为继的因素之一。呱呱洗车的一名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O2O洗车项目除了软件研发成本,还包括后续很多维护成本。“其中很大一块还是人力成本。”他称,招一个洗车工,月薪是4000元,加上购买各种洗车设备,一套就需要1500元,运营的费用相当高。

  “尤其是这两年送餐和跑腿服务兴起,洗车这个相对需要技术和体力的行业,就更难招到合适的工人了。”这名前工作人员说,O2O洗车行业是在2015年三四月份达到顶峰的,“那时候就是靠补贴,最疯狂的时候1元钱就可以洗车”。但是烧钱大战则意味着每获得一个新客户都是沉重的负担,以至于形成抢用户就要高额补贴,越抢补贴越高的恶性循环,成本的不断攀升,最终挤死了O2O洗车企业。

  业内|仅把洗车当入口难盈利

  实际上,早在2015年,大河汽车就以《汽车服务O2O平台遭遇寒冬》为题,对汽车O2O行业做出了深度分析和消费预警,3年后的市场情况,也和大河汽车当时的判断是一致的。

  “这些企业之所以出现问题,主要还是急于求成,把项目拓展得太广,做得不够垂直。”小李补胎创始人李沅坤分析说,把洗车作为流量入口的想法是好的,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问题还是很多的,“洗车服务本来就是汽车后行业门槛较低的一类,很多洗车用户都将洗车看作可有可无的需求。”李沅坤认为,O2O洗车企业从一开始就错误估计了用户的忠诚度,仅仅靠烧钱来增量,而没有造血能力,倒闭只是个时间问题。

  李沅坤告诉记者,很多O2O企业把盈利点都放在汽车美容、打蜡、补胎等增值服务上。但上门洗车解决的是用户没有时间去洗车店洗车的痛点,“对于汽车美容、补胎等相对专业的服务,用户更愿意交给更专业的公司去做。”李沅坤说,由于上门保养受到施工环境、器具规模、保修政策等因素的限制,发展增值项目还是过于理想化。

  “洗车行业内有个公认的定律:下过雨之后那天的客单价一定是最低的。”李沅坤说,小李补胎最早的时候,曾经在下雨天洗过900多台车,但因为洗车客流量过大,反而会导致洗车工位过多,占用门店有限的面积,更要配备多名洗车工,过高的成本和相对低的价格,使得洗车业务本身已经无法盈利,“小李补胎10多年来,洗车业务部门从来都是亏钱,最多是保本”。在这样的情况下,上门洗车必须不断有资金注入,一旦输血停止,就会马上陷入经营困难状态。

  无奈|洗车涨价也难盈利

  一方面是上门洗车企业的纷纷倒闭,而另一方面,则是实体店的洗车价格纷纷看涨。

  记者走访了郑州多家洗车行,发现洗车价多数是30元至35元起步,SUV则是40元起步,部分要50元,均比去年上涨5元到10元,有不少洗车行直接退出了网上团购,以前29.9元的优惠价格,已经被50元的无折扣价格所取代。

  “本以为今天会有很多车来洗,结果一上午只有两台车。”昨天中午,郑州市经三路上一家汽车美容店老板李先生向记者表示,最近的洗车量一直不高。

  “现在洗个车35元,就不洗得那么勤了。”前来洗车的车主张先生说,他的一辆小轿车在去年普通洗一次是30元,今年开春后就变成35元,这个价钱让他觉得有些高了。

  “我们最近已经把两家洗车店给关了,成本太高了。”李沅坤说,小李补胎以后不会只做单独的洗车店了,因为成本实在太高,“很多临街门面都是每年必涨一次租金,有经验的员工也要靠涨薪来留住,所以价格只能上涨了。”

  李沅坤算了一笔账,现在洗车的临街店面,租金每年涨5%,有时还会进行涨幅的浮动,基本在5%~10%,洗车工薪金同样每年要涨,学徒级的洗车工一个月工资至少2000元,有经验的3000元起步,还要包吃包住,一台车一般3个人洗,一天最多洗二十几台,而为了提高效率,至少需要两个工位,每个月光是人员和房租成本就很高。从去年开始,洗车用水的价格上涨到18元一吨,更是让洗车行的成本上涨。

  李沅坤表示,在多种因素影响之下,目前30元至40元的洗车起步价不但不会回落,还将会继续上涨,“以前价格空间大,洗车往往成为车行的主力业务,且能够带来流量,但随着价格不断上涨,车主的洗车周期拉长,就形成了另外一种循环,可能洗车价将始终在高位运营了。”李沅坤说。

  郑州保养大战已开打

  “现在汽车质量不断提升,故障率逐渐降低,而遭遇交通事故的车辆大多通过保险公司分配业务,因此独立维修店的客流量难以保证。通过洗车导流仍然是吸引客流的主要方式,但前提是洗车业务也要盈利。”李沅坤说,随着洗车业务盈利能力越来越差,汽车保养已经被看做是新的增长点,而郑州成了汽车保养行业竞争最激烈的地区之一。

  根据某机构发布的汽车保养2017年百强连锁榜单,仅郑州市就有7家:中鑫之宝、和谐修车、小李补胎、兔师傅、车享家、豫涛、百顺。从今年年初开始,郑州汽车保养行业的价格大战就已经开打,从148元保养套餐,到138元,再到99元保养,218元保养买一送一,价格越来越低,门店数量的竞争也越来越趋于白热化:小李补胎要开到50家,中鑫之宝要开到60家,车享家和兔师傅也在加速开店,豫涛则在商丘和周口等河南地市开始大面积开店。

  记者看到,兔师傅一家新开的门店,在开业期间,换机油服务保养一次送一次,并且免费加玻璃水,免费充气,免费全车20项检查,这让那些想靠着洗车卖增值服务的小型洗车行更加难以盈利。

  “后市场其实就是洗车、保养、补胎、钣喷这几块,目前包括小李补胎和豫涛在内,很多快修快保的连锁企业都砍掉了洗车业务。”李沅坤介绍说,河南的汽车后市场已经进入快修快保的连锁化、社区化、专业化阶段,2018年郑州人会发现,越来越多的门店开到自己小区附近,“相比之下,互联网化不是今年的重点”。李沅坤分析说,汽车保养行业已经发现,转化的场景脱离不了线下门店,线上的转化成本太高,所以现在大家才会纷纷开始以各种形式整合和开设直营门店。

  但后市场电商逻辑宣告失败,并不意味着汽车O2O服务就会从此消失。业内人士认为,就目前汽车后市场而言,由于互联网+汽车后市场这一形式存在服务不足、对资金过度依赖等问题,所以传统门店的存在还是有必要的。而另一方面,由于在汽车后市场的传统门店中还存在服务效率低下、收费高、市场繁杂等问题,所以在短期内,传统线下门店与线上两种方式共存成为当前社会所需。

  “在后市场企业完成大规模整合后,线上汽车后市场颠覆传统线下汽车后市场才会成为可能。”业内人士说。

编辑: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