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30位高管变动 车企高频人事调整按下复工提速键

2020年04月15日09: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有人任满到期转岗新业务,有人离职跳槽另谋高就,也有人默默退场下一步暂未明确……

  受全球经济以及疫情影响,2020年汽车市场开局便承压,面临较大挑战。各大车企在调整销量目标以及改变推广策略转战线上的同时,也迎来了人事大调整。据北京青年报不完全统计,疫情之后,截至目前,各大车企已有超30位高管职位发生变更。较之以往,“这算是一个相对高频的人事调整。”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北青报表示。

  尽管各位高管职位变动的原因各有不同,但不难发现一些规律。其中,本田、通用、奥迪、现代、起亚、PSA等跨国公司中国区领导层进入密集换防,以谋求本土化发展及电动化转型;合资以及自主相对稳定,北京现代、广汽本田、长安福特、一汽丰田、一汽-大众、奇瑞星途等迎来新的业务负责人;造车新势力高管离职率较高,涉及天际、威马、小鹏、蔚来、零跑、合众、博郡7个车企,其中超过一半“回流”至传统车企。

  加强本土化及技术转型 跨国车企中国区领导换防

  面对全球经济以及疫情的影响,跨国企业更加重视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中国的发展,因此,加强本土化发展力度成为重中之重。同时,随着“新四化”的推进,跨国公司进入技术性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因此,在这一波人事变动潮中,跨国公司侧重更换中国区领导,例如,奥迪、现代、通用、PSA、极星等车企陆续撤换了中国区总裁或副总裁。

  3月23日向东平加盟现代汽车,担任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主要负责北京现代的市场销售、营销网络等业务。“作为现代汽车聘用的中国本土人才,他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和本土化运营经验,将进一步推动现代汽车的本土化发展。”北京现代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北青报表示。

  近年来,现代汽车持续加大本土化投入,2014年在烟台成立的海外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研发中心,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同时,北京现代还通过强化本土化研发生产、普及智能网联、加快新能源市场投放等,不断加强本土化布局。向东平的加盟,是现代汽车加强管理本土化的又一体现。

  与此同时,北京现代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还对北青报表示,“2020年对于现代汽车和北京现代来说是关键的一年,多款重磅新产品集中上市。受疫情不可抗力影响,今年汽车市场又是严峻的一年,向东平拥有丰富的汽车营销领域经验,将给北京现代在营销创新方面带来更多新想法、新思路,助力北京现代打赢今年车市的攻坚战。”

  同样加强本土化发展的还有奥迪,甚至更加迫切。4月1日起,安世豪正式接替奥迪中国公司总裁武佳碧,全面负责奥迪在华相关业务。实际上,这已是奥迪一年两度在总裁人选上进行调换了,武佳碧是在2019年8月1日正式上任的,她在中国担任奥迪总裁的时间并不长。奥迪股份公司称,“此次调整将助力奥迪进一步强化中国业务,巩固在中国市场的地位。”

  安世豪对中国业务非常熟悉,他曾在2005-2008年间担任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总经理,负责奥迪品牌在华销售业务,在其任职期间,奥迪在华销量实现了3年翻番的快速增长。此次回归,安世豪的首要任务就是带领奥迪重夺中国市场高端品牌销量冠军的宝座。不过疫情影响下,竞争更加激烈,销量的提升难度不小。

  数据显示,2019年,奥迪在华销量为69.01万辆,虽然同比增长4.1%,但是却被奔驰(70.21万辆)和宝马(72.37万辆)超过,失去在中国连续近30年的销量冠军。一季度,奥迪(含进口)销量为11.3万辆,仍低于奔驰和宝马。崔东树表示,“奥迪(人员调整)属于竞争太激烈,奥迪在中国以往长期都属于老大的位置,现在来说,压力相对大一些。”

  在加强本土化发展的同时,跨国车企也在加速电动化转型。4月1日起,原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钱惠康出任全球首席技术官;原国际运营部高级副总裁柏历接替钱惠康出任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接掌帅印管理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所有业务。通用汽车在EV Day(电动车日)上表示,预计未来五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将超过100万辆。到2025年,在下一代电动和自动驾驶汽车上投资超过200亿美元,并计划到2023年将其电动汽车阵容扩展到22种车型。

  在技术上进行倾斜的还有起亚汽车。3月27日起亚汽车任命全球运营部门副总裁宋浩成担任全球总裁,由他来领导公司的中期战略。起亚汽车表示,“宋浩成的首要任务是领导今年1月公布的中期战略。”按照起亚中长期战略目标“S计划”,起亚提出加速转型升级,逐步在未来汽车行业建立领导地位,包括在电气化、移动出行服务,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等领域,并将在2025年之前推出11款纯电动车型。

  崔东树表示,“目前来看,跨国公司的人员调整,更多可能是一些技术方向调整。因为国际车企本身正面临技术转型,以往以传统动力为主,对新能源不重视,现在对新能源越来越重视,所以在人员资源调配上做一些储备。”

  营销岗是调整重点 合资及自主车企迎新负责人

  合资及自主车企迎来新的业务负责人,营销板块依旧是各大车企调整的重点,其中,广汽本田、长安集团、一汽集团、奇瑞汽车、东风集团等进行内部调整,宝能汽车、众泰汽车则有人员流入和流出。

  其中,广汽本田更换总经理。4月1日起,森山克英接替佐藤利彦出任广汽本田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兼广汽本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从经历上看,森山克英对中国市场并不陌生,此前担任的职务是本田汽车日本总部品牌传播本部长、广州本田汽车有限公司销售本部部长,像飞度、缤智等车型都是由他主导市场销售工作的。

  对于此次人事调整,广汽本田公关部负责人陆国政对北青报表示,“属于正常的人事调整,主要是为了适应总部架构调整。”资料显示,佐藤利彦在原有职位已经工作了4年时间,广汽本田销量从2016年的65.2万辆,增至2019年的77.08万辆。如今,森山克英在广汽本田逆势增长中接棒,接下来如何部署营销工作以便在疫情影响之下,保持销量增长优势,成为关注的重点。

  人事变动后,陆国政表示,目前得到的消息还是按照计划来进行,并没有出现很大的调整,“新车和营销规划都将按计划推进,我们会把尽量地挽回损失作为一个努力的方向。”除了在3月31日线上上市的新款冠道、皓影锐·混动、2020款新缤智三款SUV,今年广汽本田还将推出凌派混动、全新飞度,以及其他一些小的改款的车型。“对于获取更多用户,不管是保有客户的升级还是争取新客户来说,车型是一个很大的契机,将帮助实现销量增长。”陆国政对北青报表示。

  长安汽车集团内部高管发生人事调整。4月7日,原长安欧尚汽车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吴旭曦,接替王金海任长安马自达销售分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负责长安马自达的营销业务。王金海则调任长安福特NDSD(全国销售服务机构)执行副总裁,现任执行副总裁曹振宇回归长安汽车集团总部,负责专用车新业务开展。

  长安福特相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这属于长安汽车正常的干部派遣。”他解释道,长安汽车在委派干部时是有规定的,一般是3-5年,目前,曹振宇已经是4年了,属于正常回归。刚刚调任长安福特NDSD的王金海,“目前还是向杨嵩汇报,来共同推进工作,核心就是把销量整上去。”

  至于人事调整带来的发展变化,“主要还是在营销领域,长安福特NDSD将加速营销能力和市场推广能力的提升,因为营销是龙头嘛。”长安福特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之下,转战线上,其实只能提升品牌和产品的曝光量,因为汽车是一个注重体验的产品,开展线上解决的是临门一脚,不能解决体验的问题,也不能带来多大的客流。所以,各个车企的线上活动基本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效果并不好。”

  类似的内部人事调整还发生在一汽集团、奇瑞汽车、东风集团等。近日,经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岗位调整,原一汽集团组织人事部部长黄勇接替王刚,正式出任一汽丰田党委书记、常务副总经理一职。王刚则调回一汽集团,负责一汽红旗的销售工作,并任一汽科技出行有限公司董事长。4月3日,一汽-大众大众品牌公关总监人选确定,由原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华北区销售事业部市场与公关总监段宁出任。奇瑞星途品牌营销中心品牌总监,杨宁回归奇瑞品牌营销中心任职。

  除了集团内部人力资源调整,还发生了宝能汽车外聘高管、众泰汽车高管离职的现象。2月份,东风日产前总经理、前日产执行董事兼日产全球电动车电池事业部本部长大谷俊明,加盟宝能汽车副总裁和深圳鸿鹏新能源总裁,主持两家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工作。3月17日,众泰汽车副总裁邓晓明递交辞职报告,不再担任众泰公司任何职务。据悉,众泰汽车在三年内换了三位副总裁,平均每位在位时间只有短短一年。众泰汽车高管频繁变动,与销量下滑不无关系,数据显示,2019年众泰汽车(不包括君马)品牌销量仅为11.66万辆,与2018年同期相比下滑近50%。

  “车市不好的时候,一般都会从营销下手,而不是从生产或其他领域去做,导致营销算是‘高危’职业吧。”崔东树对北青报表示。

  资本及环境晴雨表 造车新势力面临高管“离职潮”

  与传统车企更换或者迎接新的负责人不同的是,造车新势力正在面临“离职潮”。在北青报统计的车企人事调整中,有7家造车新势力的高管出现离职或卸任,岗位主要涉及出行、技术以及营销等职务,并有四位高管跳槽到传统车企。

  具体来看,出行领域的人事变动发生在威马汽车。2月份,威马汽车原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已经离职,此外有报道称,威马汽车拟对出行事业部进行调整。对此,威马汽车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北青报表示,“春节后有不少新员工入职,人员有进有出,属于正常的人才流动。”

  同时他还表示,“出行事业部的技术人员划到智能网联中心是公司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对部门架构进行的正常调整,以期更好的实现人才结构优化。”目前,威马汽车旗下开放、独立运营的智慧出行品牌——威马汽车·即客行,布局了公共充电、网约车、旅游租车、城市共享四大业务。“这四大板块的业务运营正常。”

  小鹏汽车的人事变动则发生在自动驾驶领域。3月5日,小鹏汽车原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宣告离职。此次离职,距离其加盟小鹏汽车近2年半时间,给出的解释是因个人发展及家庭原因提出离职。据悉,小鹏汽车自动驾驶团队将由副总裁吴新宙带领。小鹏汽车表示“公司尊重并支持谷俊丽新的选择,同意其离职,当然公司也不会因为个人的离开而影响部门或者原有业务的正常进行。”

  此外,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将卸任,并在5月份完成卸任流程,之后将转任顾问。这也是继蔚来联合创始人郑显聪、软件副总裁庄莉、CFO谢东萤等高管离职之后,又一位高管发生人事变动。此外,半年前刚刚晋升为高级副总裁的黄晨东将离职,任期到6月30日。对此,蔚来汽车表示:“目前处于工作交接阶段,非常感谢他过去几年中的付出与贡献。”

  除了即将离职和卸任的,蔚来已经有一位高管出走,因此蔚来与天际、合众、博郡均出现了高管跳槽至传统车企的现象。其中,原天际汽车董事、首席运营官向东平投奔现代汽车,其职务由陈敏接替;原蔚来用户中心副总裁赵昱辉加入长城汽车,担任长城销售公司用户中心总经理;原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加盟奇瑞星途,任EXEED星途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合众汽车原营销副总裁邓凌加盟上汽大通,任品牌公关及策略部副总监,主管品牌、公关、活动、媒介、区域市场。

  事实上,除了赵昱辉,其他三位高管此前都有多年在传统车企从业的经验,这次变动属于“回流”。例如,向东平曾在斯柯达、大众品牌等传统车企任职过,陈曦此前在神龙汽车、东风雷诺等法系车企任职过。已加盟上汽大通的邓凌此前也曾任职过东风雪铁龙市场部部长,并在长安福特任职多年,曾任长安福特市场部福克斯品牌经理、C级车高级品牌经理等职位。

  “这将是一个流动的方向。”崔东树对北青报表示,“前期有很多高管从传统车企流动到造车新势力,因为当时造车新势力有比较强的发展机会,后来造车新势力发展有一定压力,他们可能会觉得传统车企有可持续的发展能力,所以又有一部分人回到传统车企。”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资本对新造车势力的青睐变弱,职业经理人最能感知资本的变化,因此选择“避难”的传统高地。类似的,崔东树也表示,“高管一般都是能力较强的人,他们对环境判断比较敏感,他们感觉到近期的发展压力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可能觉得传统车企在一定时期内比较具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高频人事调整背后 车企加速消除疫情影响

  我们都知道,企业高层的人事变动,对企业发展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现阶段汽车行业的人事调整,“主要与车企的表现分化以及疫情影响综合相关。”崔东树对北青报表示。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一季度,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47.4万辆和367.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45.2%和42.4%。其中,位列前十的车企共占据60%的市场份额,剩下的六十多家车企只占有40%的市场份额,如果再加上造车新势力,竞争会更加惨烈。当下车市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尾部的小车企日子将会更加难过。

  自2018年车市出现负增长以来,汽车市场逐渐进入调整期,2020年成为各大车企开启新的五年的发力之年,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就下行的车市受到叠加的影响,各个车企的压力不断增加。在4月4日的直播沟通中,崔东树对中国汽车市场走向做了分析,他表示,本次疫情跨度时间长,影响超出预期,可以说出现了全球经济危机的风险,同时对车市冲击很大。当前企业遭遇的问题主要有经营受阻、市场受挫、成本上升、人心涣散、经营状况、降薪裁员影响信心。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持续向好,车企已经有序复工复产。高管调整实际上是为了在营销领域进行更鲜活、高效地抢滩,有分析认为,对于各大车企而言,谁能够尽快消除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谁便会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占据更多主动。

  受疫情影响,“之前生产也有一些耽误,整个公司也在抓紧复产、补产,把之前落下的做一个补充,目前还是这样一个方向。”陆国政表示,营销方面,在不能做太多线下活动的情况下,线上推广成为了新的方向。不过随着疫情好转,特别是成都车展和北京车展将举办,陆国政表示,公司都会按照计划参展,发布新内容,将车展当作一个销售平台,做重点展出。

  为了消除疫情带来的影响,众多车企都将营销转至线上,并推出优惠政策。其中,北京现代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就表示:“经过几个月的有效抗‘疫’,中国的疫情态势已逐渐转好,但全球疫情形势严重,疫情防控工作仍不可掉以轻心,北京现代会严格按照相关要求,积极配合疫情防控。目前,已经把营销重点转为线上,并针对国三车主推出多项购置优惠政策等方式,还将在继续探索新的在线营销方式的同时,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购车体验。”

  相对而言,长安福特相关负责人认为汽车产业发展并不乐观。“国际疫情愈发严重,也会第二轮影响国内制造业。因为汽车产业是全球化合作最充分的一个产业,无论是自主还是合资,很多零部件都是全球化生产销售的,虽然在中国建厂了,但是核心零部件属于全球进口,在这方面来看,对中国汽车产业产生第二轮冲击,影响比较大。”对于长安福特来讲,首先要做的是疫情之后的准备;第二可能会对短期的战术做一些调整,但是对未来几年的发展战略不会有大的变化;此外,根据用户需求,在线上营销、客户关怀以及产品研发方向等方面进行改进。

  疫情叠加影响下,新一轮人事调整大潮已经开启,很多车企通过优化、简化管理人员等方式来进行有效防控。不同原因背后的高管变动呈现了车企对本土化发展、电动化及自动化转型的加码,以及对营销板块的看重。值得注意的是,造车新势力已经从曾经的人才聚集新高地,变为重回传统车企的跳板。高管职位变动或许会给车企带来不一样的新气象。

  文/温冲

编辑:张龙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