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零号柴油价格“批零倒挂” 民营加油站呼吁严打恶意炒作

2021年10月22日08:36

来源:证券日报

  “最近三天,零号柴油的实际批发价每吨上涨近千元,‘批零倒挂’已经让很多民营加油站吃不消了。”10月21日,河北省定州市某加油站负责人田宇(化名)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记者联系北京、内蒙古、山东、河北等地的十余家加油站了解到,近两三天,多地零号柴油的批发价格与零售价格倒挂;汽油方面则暂未出现“批零倒挂”情况。

  在加油站从业者与分析人士看来,柴油价格快速上涨首先是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驱动。此外,地炼企业开工率不足、补库存、北方进入收割季用油需求增加、季节性因素(时值零号柴油换负10号、负20号乃至负35号)等都是扰动因素,甚至柴油发电机的火爆销售也对零号柴油批发价上涨提供了支撑。采访中,同样来自河北一家加油站的张先生,特别表达了对恶意炒作行为的气愤,呼吁严厉打击。

  根据国内汽柴油价格调整的“十个工作日”原则,10月22日24时,汽柴油将迎来新一轮调价窗口。业界分析师预计,零号柴油价格或将上涨300元/吨,甚至有部分加油站从业者预测每吨可能会上涨360元-400元。

  零号柴油批发价快速上涨

  零售端出现“限购”

  北京市大兴区临近京开高速的某加油站工作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我们的零号柴油)零售价格还是7.01元/升,也就是发改委规定的挂牌价,供应也充足,但这几天,加油站实际上都是在亏钱卖油。”

  记者致电距上述加油站不远处的另一家加油站,询问目前是否可以加柴油。工作人员委婉地表示,“最近来加柴油的太多,暂时没油了,油库的运油车也堵在路上,估计今天晚上才会到。”

  记者随后以相同问题询问另一家加油站,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油罐车正在卸油,但卸油阀有点问题,恢复时间暂时不好确定。”

  如果说上述情形还带有区域偶然性,那么赤峰市巴林右旗一家民营加油站的回答则非常直接,“这几天我们加油站没有零号柴油可加,进价太贵了。”

  田宇告诉记者,零号柴油批发价10月19日每吨7780元,10月20日8150元,10月21日8750元,“三天就涨了近千元”。

  张先生则认为,“加油难”应该归咎于供应端,“加油站不仅要面对零号柴油的批发价上涨,还有油库限购,因此在零售端自然也要分层供应。一些加油站对于普通客户的供应会减少,甚至不提供。”

  例如,山东烟台一家加油站工作人员听说记者要加零号柴油,回问“是车还是桶”,随后又向记者解释称,“对车加油不限制,对桶则要求不多于100升”。据张先生介绍,当地有些加油站甚至制定了零售限购不超100元的标准。

  主因系国际原油涨价

  恶意炒作亦是“推手”

  零号柴油价格的快速上涨,核心原因是国际原油价格猛涨。

  中宇资讯成品油分析师胡雪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际原油价格自9月份开始一路上行,创近几年新高,成本压力是柴油近期大涨的最主要原因。另外,供需趋紧更为油价进一步提供了上涨动力。

  从国内因素来看,胡雪表示,“金九银十”本就是零号柴油传统需求旺季。

  在此基础上,有观点认为,这也是煤炭涨价的“连锁反应”:煤炭价格上涨,导致电力供应出现缺口,激发柴油发电机(临时电力供给)需求增加,推升柴油需求。有网友甚至调侃,“家里做柴油发电机组配套,国庆节都没放假。”

  抛开需求端,再来看供给端,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地方炼厂面临的减碳和“双控”政策要求,对其开工率造成了一定影响,同时出口量大增,导致国内供应端压力增加。田宇对记者表示,目前时值北方各地零号柴油分别换负10号、负20号乃至负35号柴油(主要是抗低温能力不同),零号柴油的价格和供给因此受到影响。

  张先生认为,恶意炒作也是零号柴油价格快速上涨的重要推手。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当前柴油价格上涨不仅受原油影响,国内成品油内盘处于过度投机状况也是重要原因。就国内来看,当前看到的批发价格是由国内成品油生产方直接定价,一个是主营系统(中石油、中石化等主营单位),另一个很大的组成部分是民营地炼,二者构成了国内成品油主要供应端,但二者存在较大差异,地炼相较于主营系统操作灵活性更高、自主定价的空间比较大,因此他们更有动力利用高油价环境推涨批发价,从而加剧了“批零倒挂”现象。

  成品油迎新一轮调价窗口

  上调幅度或为年内第二

  根据国内汽柴油价格调整的“十个工作日”原则,10月22日24时将迎来新的调价窗口。

  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杨霞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据卓创资讯数据监测模型显示,截至10月20日收盘,国内第9个工作日参考原油变化率为6.79%,预计汽柴油上调300元/吨。

  杨霞认为,本计价周期内,北半球气温下降,因担心全球能源供应持续紧张,国际原油连续上涨,布伦特原油价格创2018年10月3日以来最高。受此影响,国内参考的原油变化率正值持续上涨,本轮成品油零售限价上调政策即将落实。预计本次上调幅度将是今年以来的第二大涨幅。此前,10月9日24时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年内最大涨幅落地,柴油上涨330元/吨。不过,目前距离调价窗口尚有一个工作日,最终的价格调整幅度也将存在变化。

  部分民营加油站负责人则对记者表示,“行业内流传每吨将上涨360元-400元”。但是,即便涨幅达到预期,加油站还是可能面临“批零倒挂”。以河北定州地区为例,目前零售端的最高限价为8060元/吨,如果按照400元的上涨幅度来计算,零售价最高可达8460元/吨,仍低于10月21日定州地区8750/吨的批发价。

  张先生呼吁,一方面,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强监管,打击恶意炒作行为;另一方面,央企冶炼企业要更多担负社会责任,提高开工率,保障供给。(本报记者 张歆 见习记者 杨洁)

编辑:梁倩文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