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轮胎行业:“提价、扩产、求变”成三大关键词

2021年12月30日09:26

来源:证券日报

  2021年,轮胎企业在夹道中披荆斩棘,直面挑战。一方面,上游主要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加之海运价格疯涨,原料及出口成本剧增;另一方面,受“缺芯”等因素影响,下游终端配套市场萎靡,需求冷淡,轮胎企业受“上下夹击”,盈利空间遭双重挤压。

  在逆境中负重前行的轮胎企业,也在积极寻求新的突破,“提价”成为今年该行业最醒目的“标签”。在成本压力下,轮胎企业先后掀起一轮又一轮的“提价潮”。与此同时,在国内市场同质化竞争严重的背景下,不少轮胎企业追逐高质量发展,加大了产品升级及转型力度,并加快“走出去”的步伐,纷纷在国外建厂扩产。

  虽然2021年轮胎行业的发展道路充满坎坷,但随着“双碳”目标的确定,新能源浪潮开始席卷汽车行业,轮胎行业有望抓住这一“机遇窗口”,一举摆脱经营上的困境。

  行业饱受“上下夹击”

  2021年,受上游原材料成本不断走高、下游汽车配套市场不温不火的影响,轮胎企业的经营非常艰难。

  自2020年三季度开始,轮胎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价格就已开始走高,一直延续至2021年全年。生意社数据显示,天然橡胶现货价格2021年2月底最高涨至15575元/吨,月涨幅达11.45%,同比涨幅达49.76%。截至12月28日,最新价格为13720元/吨。

  与此同时,炭黑、帘子布等原料价格今年也呈现翻倍涨价态势。原料价格疯狂上涨,令轮胎企业的采购成本直接飙升。有轮胎企业表示,今年第三季度天然橡胶、合成胶、炭黑、钢丝帘线、帘子布等5项主要原材料综合采购成本比去年同期增长超20%。

  除原料上涨外,疫情影响以及苏伊士运河堵塞还令海运价格暴涨,令轮胎产品出口难上加难。据悉,2021年海运价格一度高出往常的5倍以上,甚至有热门航线的海运价格涨幅接近10倍。

  “今年轮胎行业的经营面临两大压力:一是原材料涨价;二是海运价格上涨。”西部证券化工行业首席分析师杨晖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尤其是海运费用的上涨,极大削弱了国产轮胎在海外的价格竞争力。”

  “海关数据显示,轮胎出口需求仍保持活跃,今年前11个月我国轮胎累计出口量同比增长14.70%。不过,国内市场需求疲弱,今年‘国三’淘汰的政策边际效应弱化,尤其是下半年以来,重卡产销量被‘腰斩’,国内配套及替换市场需求大幅下滑。”隆众资讯轮胎行业分析师朱志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游原料价格上涨后,轮胎下游市场也遇冷了。

  轮胎企业多轮“提价”

  2021年,“涨价”成为多个行业的主题词,轮胎行业也不例外。在原材料及海运价格上涨的倒逼下,今年下半年,轮胎企业集中掀起一轮又一轮的提价潮。

  国内轮胎企业年内第一轮提价始于8月份,10月份至11月份发动第二轮提价,12月份掀起第三轮提价。每轮的提价幅度不等,最高的提价幅度达到7%。轮胎行业今年的提价次数之多、幅度之大,让从业者都感叹“实在少有”。

  虽然全行业“涨声一片”,但轮胎企业此番提价的传导过程并不顺畅。在下游配套市场,今年汽车销量萎靡不振,让提价后的轮胎“有价无市”;在轮胎替换市场,“几乎3年一换”的替换需求,更是让消费者对轮胎涨价并不敏感,不管价格涨没涨,消费者“该换还得换、该买还得买。”

  在记者走访调查中,轮胎替换市场的多家终端销售门店对轮胎涨价持“佛系”态度。多家轮胎销售门店的工作人员透露,“由于上游厂商涨价,进价也会跟涨,但终端卖价上涨的概率不大。如果我们也提价了,客户可能会接受不了。”也有员工无奈地表示,“不怕上游涨价,更怕隔壁家降价。”

  “产品提价有一个传导过程,但今年轮胎提价的传导过程并不顺畅。可以看到,很多轮胎生产企业的毛利率都有明显下滑。”杨晖表示,“轮胎涨价,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原料成本上涨的压力,但今年国内轮胎市场需求明显偏弱,轮胎价格上调传导不畅,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下,渠道之间涨价阻力重重,涨价很难对冲掉成本上涨的压力。”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轮胎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集体亮起“红灯”,利润下滑成为普遍现象。按申万行业分类,在18家A股上市的轮胎生产企业中,有13家前三季度净利润负增长,更有一些轮胎企业陷入亏损窘境。

  “出海”扩产成新浪潮

  2021年,轮胎企业扩产、建厂的步伐并没有停下。已公布的轮胎企业在建项目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国内一线轮胎品牌都在加快扩产步伐。其中,玲珑轮胎国内建设项目多达5项;浦林成山、米其林等企业也有新增或在建项目。另据不完全数据统计,今年国内涉及新增子午线轮胎项目半钢胎产能约为6800万条,全钢胎产能约为1900万套。

  中国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轮胎生产国和重要的轮胎出口国,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国内轮胎企业走向海外扩产的步伐从未停止。

  “国内轮胎企业在海外扩产已成为趋势。”杨晖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前在泰国、越南等国的投产比较成功,如今在塞尔维亚、西班牙等地的建厂投产也有了进展。”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国内共有13家轮胎生产企业在海外设立了16处生产基地。其中,森麒麟日前发布公告称,拟自筹资金52259万欧元在西班牙投资建设年产1200万条高性能轿车、轻卡子午线轮胎项目。

  此外,赛轮轮胎作为首家在海外建厂的中国轮胎企业,在越南投资建厂后,今年又开始拓展第二个海外基地,柬埔寨工厂项目已快速落地并建成投产。

  锚定新能源赛道求新求变

  2021年的轮胎产业,虽然道路坎坷,但也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新能源赛道如火如荼,轮胎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重要零部件,有望在汽车行业转型过程中抓住商机。

  中汽协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再创新高,分别完成302.3万辆和299万辆,同比均增长1.7倍;市场渗透率达12.7%,高于前10个月。新能源汽车的海外需求依旧旺盛,今年前11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出口29.1万辆,同比增长436.5%。

  朱志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今年的产销量增长强劲,适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具有高抓地力、抗湿滑、节能降耗等性能的轮胎需求大增,相关企业应不断加大对这类轮胎的研发力度。”

  在互动易平台,投资者对轮胎企业在新能源领域的涉猎也颇为关注,投资者纷纷向相关上市公司问及“公司产品在新能源车上有何应用?”

  青岛双星回应称:“目前公司与国内主要新能源汽车厂商建立了合作关系,正在逐步实现对主要新能源汽车品牌的轮胎配套。”

  森麒麟在回复投资者称,公司自主研发的石墨烯轮胎重点实现以下两方面创新:一是对轮胎整体性能的提升,在保证轮胎高抗湿滑、高耐磨的基础上,还可兼顾低滚阻性能,打破性能不可兼顾的“魔鬼三角定律”。搭载此技术形成了森麒麟独有的超低滚动阻力产品体系,超低滚阻技术可以使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增加约6%,是真正意义上更低油耗、更低排放、更低噪音、更轻重量、更低滚阻的“绿色轮胎”。

  贵州轮胎回应称:“新能源车对轮胎的耐磨性、节能性提出了更高要求。公司新研发的‘三超’轮胎符合新能源车的这一发展趋势,能够满足新能源车的使用需求。”

  由于新能源汽车轮胎在安全性、续航性、智能化、节能环保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轮胎企业需要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不断开发差异化的新能源汽车配套产品,在新能源汽车赛道实现弯道超车。

  “轮胎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主要有两个:一是产品力的提升;二是品牌力的提升。”杨晖向记者表示,“产品力的提升与智能化有很大关系,可通过智能制造将产品力提上去,从而切入更高级的轮胎领域,这是未来发展的一个主要方向。”

  “品牌力的提升有两个路径:一是‘to B’端,轮胎企业如何将产品切入高端车的配套里得到车企认可,是品牌力提升的关键;二是‘to C’端,轮胎企业如何通过渠道搭桥,在消费者心中树立起轮胎国产品牌的概念,树立起一个世界级轮胎企业形象,这也很关键。”杨晖表示。

编辑:张馨予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